告别蛰居

2007/09/30 14:49 in Words

将近两个月的“暑期”蛰居生活,随着昨天签下一纸文书把自己再次卖给资本家而画上了句号。

在家Soho又能活得滋润,应当是我等的终极目标,可惜还没毕业就就业的我,一直没有机会加以尝试。托上一家公司的“福”(此处引号意味请参考塞翁失马的故事),终于在今年把大四结束后的那个消失的暑假补了回来,再加上翻译实在是一个很适合作为兼职营生的工作(根据某就业指导职能部门的统计,翻译是兼职人员中最多人从事的行业),所以,抱着“放个假,轻松一夏”的心态,冲着“打几分零工便不至于饿死”的底线保障,这两个月我总算过了一次Soho瘾,做了一回“宅男”(“宅”在这里是本意)。

总的说来,我的蛰居计划还是很成功的。一方面,把生物钟调整到了我个人最喜欢的点儿上(每天睡到自然醒,晚上醒到自然困),省却了白耗在糟糕交通上的时间,抛掉了不必要的琐事,做事的效率何止提高了一倍两倍。无论是娱乐,还是工作,都以最快的速度和最高性价比的方式完成。什么时间管理,什么科学工作法,通通见鬼去。对于某些工作而言,完全应该倡导全民soho。

另一方面,让我感到欣慰的是,除了没有社会保险,入手的净收入和蛰居以前基本持平,而且不用受某些部门“剥削”。

不过最终我还是走出了这样的生活。究其原因,我觉得Soho只能作为偶尔尝尝的小菜,如果成为每天每月的主食,那滋味就不同了。在家工作,看似轻松自主,没了奥菲斯里那种紧张的工作压力,但绝对不代表没有压力。从某种程度上而言,全职工作的压力是刚性压力,恰如泰山压顶,来势凶猛但也去如疾风;而Soho的压力却是柔性的,逐渐积累的,好比一招化骨绵掌,杀人以无形。最大的压力源,是一种因为缺乏“肯定性”而带来的不安全感。伟大又坚强的“狐狸”网友曾经对我说,如果你真的要安安心心地做一个在家工作的人,至少要有两份长期的兼职工作合同在手。是的,“事无定所”的最大问题就是没有保障,干完了今天的活,不知道明天的路在哪里。

然而,我却以为,即便有了长期的协议,仍然不能逃脱压力。在8月份,我就接下了一份可以持续一整个月的兼职,但仍然不轻松。老钱是我认识的人中最不能将其与办公室联系在一起的家伙,他和狐狸一样,都是漂一族,离家远远的。我觉得,如果家长、亲友不在身边,那么可以拥有更多享受Soho生活的闲情逸致。如果像我这样,天天被亲戚朋友追问着,还要劳烦父母照顾生活起居,实在过意不去。看来,在真正意义上的成家立业达成以前,是不适合蛰居的。套用一句老话:年轻人么,就该去外面走走。

» All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