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们厌恶百度时,我们在厌恶什么

2016/05/03 00:44 in Words

一名年轻生命的逝去,将百度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。虽然很多人心里明白,涉事医院、莆田系及医疗监管机构的责任更大,百度作为审核了“三甲”资质的媒体平台,并不是首罪,但我们依然看到了各路网络自媒体对百度口诛笔伐,形成吊打之势。(参考维基百科

就我个人而言,我宁可选择在这股浪潮中站到也许不那么理性的“倒度派”一方。是,我就是厌恶百度。

对百度的厌恶,始于十多年前的一次经历。当时为了搬家,在百度上搜索了“公兴搬场”。结果可想而知,那排在第一位的山寨搬家公司先是放鸽子,整整耽误了几个小时不来车,好不容易来了车后更是坐地起价。想不到十几年过去了,百度搜索结果的可信性不但没有增加,反而进一步恶化,实在难以相信百度在这件事上到底花了多少功夫。

在之后就发生了2002年的Google第一次被封杀事件。有大牛指出百度是幕后黑手,这件事儿真伪不定。 不可否认的是,这件事让很多有着谷歌情结的早期网民(当时很多人认为搜索就是Google没Baidu什么事儿),都自然而然地把百度放在了黑名单上。时至今日,当谷歌彻底被挡在墙外之后,我相信,在魏则西事件、血友病吧事件中,举起旗帜声讨百度的队伍里,很多人是把对于谷歌被封杀、对于网络不自由的厌恶情绪发泄在了百度身上。百度也莫喊冤,吃了独食就要承受吃撑以后的后果。

我对百度的厌恶,很大一部分源自在日常工作中与百度接触下来的感受。SEM是我工作的一部分,也正因如此,我对百度的各种与公平、公正搜索结果相违背的“搜索推广产品”(竞价排名、百度凤巢、品牌专区等等)中所透出的唯利是图感到深切的厌恶。我不反对搜索引擎推广这个业务本身,我所厌恶的是百度在这块业务上完全不加掩饰的贪婪。这一点,相信做过百度推广的人都明白。

我对百度的厌恶是全方面的。技术上,在我搜索技术类信息、语言类信息等稍稍不那么“主流”的资料时,百度永远、没有一次、可以胜过Google,更别说满屏的广告让每一次搜索体验都成为屎。

文化素养上,百度更是落后了谷歌几个银河系。谷歌经常会在一些科学家、音乐家、文学家的诞辰之际做出纪念版涂鸦,这份人文关怀对百度是一种奢求。就算是一些小学生都知道的节日,百度在审美和认知上与谷歌的差距更是云泥之别。参考:百度妇女节插画惹性别歧视争议。 谷歌的涂鸦已经进入全面HTML5 animation的阶段,而百度还在玩为你的首页换一个韩国欧巴做背景。

回到道德范畴。我们可以容忍百度在技术上被碾压,在文化上的落伍,但是道德的败坏是最让人难以容忍的。说谎(已联系死者父母)、推诿(第一时间声明涉事医院证照齐全)、冷漠(毫不吸取前次血友病事件的教训),这些都是病入膏肓的顽疾。这方面网络自媒体已讨论甚多,不再赘述。

不管你是被百度全家桶强奸了电脑,被竞价排名结果坑了爹,或者单纯是为中文网络世界的信息垄断悲鸣,今天都请一起鄙视它,然后,备好各种人肉或技术翻墙工具,坚强地活下去。

#百度

» All Posts